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船山网——船山文化传习总会官方网

中华船山网总编祺辉与总顾问欧阳君山之最近通信

时间:2012-01-10 09:32来源:本网编辑部 作者:井泉 点击:

      编者按:中华船山网总编苗祺辉与总顾问欧阳君山二位先生之最近通信,编者认为颇有上个世纪中国新文化运动之先驱们的五四精神,征得二位学者同意,特此刊发,以开学术风气。

君山兄:
读过《注目礼》第三章《普世价值在哪里》,看到兄台对于普世价值的一段描述注解,兄引用马克思“任何的理都具有阶级性,不存在纯粹的客观真理”来解释普世价值,并认为所谓的普遍性真理,是“企图代替旧统治阶级的地位的新阶级,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不得不把自己的利益说成是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利益,抽象地讲,就是赋予自己的思想以普遍性的形式,把它们描绘成唯一合理的、有普遍意义的思想。”愚诚以为大谬不然。好比我国外交官在联合国说:“鉴于我国国情,我国不能接受《人权宣言》的一些内容。”如若在中国大陆大街上找一些中国民众,问问他们是否愿意拥有《人权宣言》里面的一些权力,中国老百姓会如何回答?难道我们能肯定中国外交官的说辞,而认为是别国是在将他们的价值、文化强加给我们吗?
兄又云“在西方的力推下,当今对普世价值的喧嚣,甚至以武力强加,岂不走到了自由和民主的对立面?手段与目标完全冲突,单就这一点而论,西方力推普世价值,大可阙疑,及其可能正是:以太阳的名义,黑暗在公开掠夺!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先生退休后表示,布什政府之所以发动伊拉克战争,目的在于石油。”我在阳光卫视《新民主主义辩》节目中亦看过张木生先生曾说:“美国历来发动的战争,没一次是干净的”,关于张木生先生的言论是否完全正确暂且不论,但我想说的是,人性是自利的,如马克思所说,人类进步的原动力,是人性对物质永不满足的追求欲望(兄在书中进一步阐释,人类不断要求进步,积聚财富,不只是为了物质享受,更关键的原因是因为在意别人对“我”的注目致礼,但兄似乎也不否定人性自利说)。然而,君山兄在《注目礼》第三章中却有意无意忽略了一点,不但人性是自利的,其实,民主的本质也是自私自利的,对自己的国家自私,对自己国家的人民自私,甚至对内讲自由人权,而对外不讲。记得阳光卫视《自由之辩》节目谈论“商”, 独立学者秋风先生曾说,美国商人在中国大陆投资,对中国民主进程毫无推动,而恰恰相反。这些在中国大陆投资的美国商人多数会去游说抑或资助美国政界人士,让他们帮助中国政府维稳。因为只有保持中国现有的政权稳定,才能将美国商人在华利益最大化。所以说,任何国家的民主诉求都不能将希望寄托在欧美等民主国家,冷战结束后的世界上的资本权贵与专制权贵基于共同的利益,已经形成无需约定的共谋关系。民主诉求只能靠自己,真正支援唯有来自同是被剥夺、被压迫者。
其实,美国是一个多元、复杂的国家,美国人既有白人需要解救世界上其他受奴役、压迫的人们的“天命”思想,同时也会考虑自己国家的利益。当正义与自己国家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首先会考虑自己国家的利益。愚以为,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的制定,关键看主权在谁那儿。主权在家,当然要围绕家的利益(如北韩金家);主权在党,当然要围绕党的利益;主权在民,当然要围绕大多数公民的利益——因为这是执政者能够执政的基础(当然亦有说美国其实是美联储抑或华尔街说了算,占主导地位的)。所以我们大可不必吹毛求疵,要求美国能在对外事务中担当正义。这就好比我们人类,讲究人道主义,反对虐待动物,其中某些人为此奔走呼吁,但不能达成共识不再虐待动物,不再吃动物的肉——因为在人道主义与我们自身的利益上,我们还是对我们自身利益的考量占了上风。反之,动物们亦不可因为看到人类之间尚且存在不公与剥削,而不去努力(或者这种努力是白费劲,应当说是憧憬吧)进入人的行列。
愚以为,所谓普世价值,完全是具有普世性的。普世价值泛指那些不分畛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任何一个自诩文明社会的人类,只要本于良知与理性皆认同之价值、理念。简言之,普世价值就是人类创造的、千百年来经过沉淀扬弃而升华的、全世界普遍适用的、造福于人类社会的、最好的价值。普世价值大体指人权天赋,生来自由,民主权力一类的东西。它们的本质、意义和重要性应该是超越人的意识形态和观念斗争的,应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自然的非人为定义的真理。并非是某些人为了美化它而美其名曰“普世”。人类伟大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博爱、人权,公平、平等、公正、正义,改革、开放、发展、共富,和平、和谐、慈悲、宽容,虽然这些东西中许多东西真正实现则会触动我国现有体制的根本,如果要绝对接收普世价值,那现有的体制就会发现,自身的许多东西与这些价值之间是矛盾的,但我们又能否认它哪一样是不好的呢?所谓普世价值观,字面很清楚,绝非越凫楚乙,本用不着争论,而且普世价值似乎也不应该有西式或非西式抑或是阶级性之分,诸如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言论自由、诚信友爱等等,它应该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也应视为践行普世价值的标志。普世价值不是伪科学,不需要特异功能才能理解,但人们为什么又会陷入到这样一场关于普世价值的吊诡之争?
新出的《梅光迪文存》记载,当年留学美国时,他与胡适之间有过一次小小的争论,在信奉进化论的胡适看来,人类的历史是一部弃旧图新、今胜于昔的历史。而梅光迪认为历史乃是人类追求不变价值的记录,“我们必须理解和拥有通过时间考验的一切真善美的东西”。年轻的梅光迪说得太好了,不管在甚么样的环境当中,人类所要寻求的基本价值是确定的,不会随风更改、随流飘荡的,比如公平、正义、真理、善……这些价值从亘古到永远,都不会改变,是确定的,不同的世代、不同的制度、不同的理想,所指向的都是这些确定的更具有超越性的价值。
愚以为,在中国大陆当下民智尚未全开,愚夫愚妇莫辨楮叶的状况下,作为一个学人,任何一次的公共言论的发表,都很有可能改变一些人的思想,无论这些公共言论是好是坏,都会为中华民族推向另一个境地而提供推波助澜的效力。正如湖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何毅评价《注目礼》所说的那样“贤者读出通达,庸人读出厚黑”。
最近很忙,为世俗所絭,兄的书亦未能通透地全部读完,又觉得兄之所以这么写,似乎是在为后面的“以养服人”作铺垫。前段时间偶尔亦会在网上看到兄台的一些文章,看到兄说完全颠覆了西方经济学,跟兄亦聊过一些看法,我觉得兄台还是崇尚民主自由的。在与兄台的闲聊中,我总会说不了解兄的思想,其实我心里一直想问:兄对所谓的西方普世价值到底怎么看?难道也是持否定态度吗?我是崇尚普世价值的,故对兄在《注目礼》第三章对普世价值的阐述未能理解,我想,茅于轼老先生对兄的这种阐述也不会认同的。想知道兄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读中国古籍多,现代知识少,知识匮乏造成个体认知的局限,以上所论皆基于最基本的常识推断,难免纰漏,愿与兄商榷,冀兄荃察!若兄很忙抑或觉得我的说法根本不值得回应,不回应便可!
与兄致
注目之礼
                                                                         愚蒙小生:苗祺辉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祺辉兄:
        好!
        谢谢兄台注目并致礼,你是很喜欢思考,而且知识渊博,我相信通过全部的阅读,你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注目礼思想就是在演绎真正的普世价值,至于自由民主,书中更是有明确的回答。我有点奇怪,你在这里提到人性自利的探讨,这可能有点多余,书第一章标题就是《人为什么老想着“我”》,这里对人性自利作出了我认为最彻底的论述也最明确的肯定,整个注目礼体系都贯穿一个“我”,是对人性自利的全新演绎。如果对人性自利还需要再探讨,整个体系不都土崩瓦解?一笑!随时交流,假期合家愉快!君山即复
                                                                                 2012年元月1日


(责任编辑:井泉)
顶一下
(46)
88.5%
踩一下
(6)
11.5%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